91大香蕉丝袜在线

PS:这一章5000字,求订阅求月票求本章说求推荐求打赏什么都求,大章祝大家看得愉快!

“睿智之女”在弗朗索瓦第二军的营地里面出没,她们熟练地熬制草药,拿出药膏涂抹患病者的身体。

患病的布列塔尼亚士兵们纷纷表示自己感觉好多了。

但这群人也被这三位“睿智之女”吓坏了。

这些睿智之女同样是掌握着魔法的女巫,但是她们掌握的和冰魔法不同,而是一种类似于萨满一样的魔法,她们通过祈求最古老的“旧神”,得到了能够不被混沌腐化的情况下掌握一小部分魔法的能力。

当然这其中需要付出代价,睿智之女也不可能完免疫混沌的腐化,她们付出了自己的青春和容貌作为代价,每一位睿智之女只要踏上这条道,不需要几天时间就会变成一个又老又丑又衰弱的老太婆,只有这样才会让混沌对她们不感兴趣。

比如说这位正在给一个士兵炖药的睿智之女,她皱纹的皮肤衬托着一缕缕腐烂的白发,满嘴黑牙,四肢枯槁地如树枝一般扭曲,眼角皱纹一层密过一层,眼睛中眼白占据大多数,眼珠更是猩红色的,吓得这个布列塔尼亚士兵抖个没完。

“喝完,喝完它,喝完这个,你就不会难受啦。”睿智之女枯槁如树枝般的手捧着一碗咕噜咕噜冒着泡的药,碗里面散发着恶臭和诡异的紫色亮光。

生病的骑士老爷脸色发绿,他接过碗,看了半天,实在是喝不下去。

“喝吧,这就是你们的命运。”睿智之女笑个没完,她张开嘴巴,满嘴的黑牙之内冒出了浓烈的口臭:“在我们的土地,你们这些外来人就必须懂得尊敬大地,敬畏它,才能够在这里生存,嘿嘿嘿嘿~”

最终,骑士老爷只能暗骂一声女士在上啊,一咬牙,捏着鼻子,端起碗,吨吨吨地喝了下去,令他感到意外的是,药水入嘴里不仅不苦,而且还有股甘草的香味。

一碗药下去,身体不禁好受多了,就连体温都降下来了。

嘴唇薄少女粉色眼影魅惑写真

同样,另一边,一群基斯勒夫克萨战士们正在一起狼吞虎咽,吃着肥美的鸡肉和可口松软的大麦面包,就在他们的面前放着一个大锅,里面煮着玉米蔬菜汤。

现在这伙人是饿坏了,弗朗索瓦设法从军队口粮中拿了一些出来提供给这些基斯勒夫人,为了躲避混沌军队的搜索和劫掠,这群人已经两三个月都躲在森林深处的营地里面,靠吃干粮和喝冰雪水维生,很少敢生火,偶尔运气好也就是打到一点野味。

弗朗索瓦朝着弗拉基米尔问道:“天呐,我实在难以想象,你们是怎么躲下来的。”

“混沌军队没有仔细搜索,他们大部分时间只是路过而已。”弗拉基米尔骑在巨熊之上,这位厄孙祭司非常强壮,他平静却充满着入骨恨意地说道:“我们现在清楚了。”

弗朗索瓦闻言轻轻点头,老丈人知道,莫特金对奥斯特人恨入骨髓,但对基斯勒夫人则是无感,混沌大军碾过了整个基斯勒夫国境,并太多时间烧杀抢掠就被莫特金不断地催促进军,实际上应该有不少基斯勒夫难民趁机躲进了森林和山脉深处,活了下来。

一开始,这伙人实际上是不打算离开自己的隐蔽营地的。

尤其是这个叫做弗拉基米尔的,他的态度非常强硬,他认为基斯勒夫人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他将率领基斯勒夫人重返故土。

弗朗索瓦一开始以为这个年轻不过三十来岁的厄孙祭司是在朝自己开玩笑。

但在看了这个人集结的部队之后,弗朗索瓦很快就意识到对方不简单。

这个叫弗拉基米尔的厄孙祭司在森林里面已经建立起了一个军事组织,这个军事组织由这些人组成:退伍老兵、乌果尔部落民、基斯勒夫南方山民和森林猎人组织、熊神厄孙修士、少量克里姆守卫以及一小队克萨战士。

在这位厄孙祭司的号召之下,附近的数个营地内的领袖和部落长老们逐渐联合起来结寨自保,并逐渐统一到了这个家伙的指挥之下,他的手中已经有了好几百个士兵。

简单点来说,这位厄孙祭司的意思是:你们的好意我们心领了,谢谢,但我们不需要,我们自己能够光复家园。

然而老奸巨猾的弗朗索瓦非常简单地提了两个问题。

说得好,那么你准备话多少年收复基斯勒夫境呢?还有,你现在让军队分散开来各自解决粮食问题,等你规模大了呢?

然后,弗朗索瓦接着说道:“你现在可以不出来,你可以躲在你安乐的小窝里面享受着难得的宁静和自由,而我们布列塔尼亚人,将为了收复基斯勒夫的领土和将混沌赶出旧世界而战。”

“到时候,别人问起你们的时候,你要怎么回答?”

“当莫特金大军横扫基斯勒夫的时候,你们在干嘛?你们躲在森林里面。”

“当帝国和布列塔尼亚的军队在沃尔芬堡击溃混沌大军并将混沌永世神选逼得自杀的时候,你们这些人在干嘛?你们躲在森林里面。”

“当布列塔尼亚骑士们开始北伐,打算帮助基斯勒夫人收复故土,驱赶邪恶的时候,你们在干什么?你们还是躲在森林里面。”

“等我们大军开入厄伦格拉德的时候……”说到这里,弗拉基米尔已经是脸色铁青:“够了,你不用再说了,我只需要问你们一句,布列塔尼亚人真的打算帮助我们重建国家?”

“我以女士之名发誓,我们真的是这样打算的,尽管我们实力有限,至少我们计划收复厄伦格拉德,至于别的,以后再说。”

这个厄孙祭司立即决定出兵。

得到本地居民的帮助,弗朗索瓦的第二军在极大程度上终于缓过气来,他的军队立即在猎人们的指引之下找到了一个更好的扎营位置,同时森林里面的小路和捷径被提供给了布列塔尼亚人,这让原本麻烦的后勤运输通畅了一些,而本地人的药物和土办法也帮助了军队里面的病号。

同样,布列塔尼亚军队运来的后勤和装备也被少量提供给了这群基斯勒夫人,弗拉基米尔如愿地获得了一批武器装备,双方在互相需要的情况下很快就建立起了友谊。

而弗朗索瓦刚刚缓过一口气来,准备移动自己的扎营营地时,熟悉这片森林的基斯勒夫猎人带来了最为宝贵的消息——一只混沌大军正在朝着森林内部赶来。

有巡逻队出事了!弗朗索瓦立即判断到,公爵马上下令整个奎那利斯冠军骑士兄弟会部集中,商讨如何对付这支扑来的混沌军队。

基斯勒夫本地人同样对混沌恨得发狂,弗拉基米尔思考再三,决定加入弗朗索瓦的军队。

此时,混沌先锋军距离弗朗索瓦的营地,只剩下不到二十公里的距离了。

一天之后,来自诺斯卡的蛮族酋长和冠军勇士温内,率领着一个诺斯卡战团首先逼近了弗朗索瓦部的营地,而别的混沌战团和战帮最近的距离这里都有五公里的距离。

现在奸奇神选哈尔-永恒之眼过度高估了自己的统帅能力和威望,没有了莫特金,他不得不花了巨大的精力才聚集起了一万三千多人的军队,而且仅仅只是聚集起来而已,当混沌冠军和蛮族酋长们得知了弗朗索瓦大营的所在之处后,没有多少人愿意听哈尔-永恒之眼的指挥,他们混乱、无序,比拼着速度,争先恐后地冲入森林中去。

温内酋长和他的战团在急行军之后已经又累又饿又渴,没错,混沌勇士和那些混沌恶魔们理论上来说是不要后勤的,但一部分蛮族人依然渴望和需要鲜美的食物和甘醇的美酒,这会让蛮族人感到愉快。

温内酋长很快就来到了弗朗索瓦的营地之前,成群的诺斯卡掠夺者在少数几个混沌勇士的带领之下兴奋地撞击着营地大门。

看起来,懦弱的南方佬已经部逃走了!营地之内到处都是他们遗留下来的物资,而更让所有人兴奋的是,他们在不少地方找到了酒!

酒!懦弱的南方佬酿的美酒!哇呜~

冲过来是对的!

蛮族战团立即放松了警惕,他们开始疯抢各种物资,每个蛮族人都疯狂地将东西往自己的身上装,而那些最精锐的蛮族冠军勇士们则是开始狂饮佳酿,布列塔尼亚的红酒在冰天雪地之下不少都结冰了,温内酋长甚至亲自用手砸开玻璃瓶,用舌头疯狂地舔着结冰的酒液。

现在,这群蛮族人就像丧失了理智的野兽。

猎人,变成了猎物。

更加疯狂的野兽随之而来,森林之中,四面八方,布列塔尼亚大军和少量基斯勒夫人携带着无尽的怒火出现。

弗朗索瓦亲自骑着自己心爱的天马,公爵从天而降宣布了来自湖中仙女的审判,诺斯卡酋长仓促之下来不及反应下意识地从手边拿起一把长矛刺向了天马的腹部,然而弗朗索瓦仅仅只是举起了自己的独角兽之剑。

剑身之上爆出极为刺眼的明光,烧得温内酋长双眼瞬间麻痹失明,在这位酋长伸手捂住眼睛的时候,他的脑袋连着双手已经被莱恩的老丈人一剑削掉。

奎那利斯冠军骑士们随之杀入大营之中,砍瓜切菜,

四面受敌外加上一开战就瞬间失去了酋长,再加上绝对的数量劣势,这个诺斯卡战团立即变成了乌合之众,它们被困在了营地之中,随后被屠戮一空。

弗拉基米尔骑着巨熊,他手中的半月形战斧手刃了一个混沌勇士和六个蛮族勇士,厄孙祭司看着奎那利斯冠军骑士兄弟会仅仅靠着二十几个步行骑士屠杀了两百个蛮族人,脸色复杂:“今天我才真正了解布列塔尼亚人的实力。”

“没时间说话了,我们必须立即打扫战场。”弗朗索瓦收起剑:“这是第一个混沌战团,而这绝不是结束。”

一个小时之后,又一个混沌战团在此覆没,混沌冠军伊戈-远航人被杰罗德劈开了脑袋和胸膛。

两个半小时之后,第三波混沌军队在此覆没,两个诺斯卡战帮被事先埋好的炸药炸飞上了天,库尔干酋长瓦加尔被炸断了双腿,然后被弗拉基米尔使用大斧切成了碎片。

五个小时之后,当奸奇神选哈尔-永恒之眼率领着自己能够控制的几千混沌军队靠近时,他看到的是可怕而且令人极为不安的景象,南佬的大营里面到处都是蛮族人的尸体,乌鸦和秃鹫们贪婪地啄食混沌先锋军队的尸体,哈尔不知道有多少混沌军队在这个营地中损失殆尽,但他知道情况不妙,哈尔立即下令后队变前队,朝着森林之外撤退。

哈尔的反应倒是很快,然而睿智深谋的弗朗索瓦已经在基斯勒夫人的帮助之下在哈尔后退的道路上设下了埋伏,猛攻混沌残军的后卫部队。

几个小时之后,哈尔安排下的后卫部队几乎被击溃,直到好几位混沌术士们献出生命召唤出了一个混沌恶魔军团才逼迫弗朗索瓦暂时撤退,将后卫部队救了出来。

现在一万三千多人的混沌残军在逃出森林时只剩下了八千多人。

奸奇神选命令军队接着往位于林斯克河南岸,厄伦格拉德上游的佐恩城撤退。

哈尔的威望是一个巨大的问题,混沌军队刚刚离开森林就变得混乱起来,许多小战帮和散兵拒绝跟随这位莫特金的副手,他们四散去寻找补给或者按着他们的想法走。

绝大多数的小股蛮族人遇上了四处追击的骑士部队和弗拉基米尔麾下的军队,零散的蛮族人很快就被追兵追上并屠杀,他们有的被砍倒或者刺伤,流着血被遗弃在冰天雪地里等着被冻死,有的干脆被抓起来移交给了基斯勒夫人,愤怒的基斯勒夫人将他们活活剐成了碎肉以告慰那些死去的同胞和被摧毁的故乡。

四天之后,哈尔-永恒之眼和他的军队终于抵达了佐恩城的废墟,尽管军队只剩下了六千多人,可永恒之眼依然为了让这支军队集结和保存建制花了巨大的精力,他本以为可以在这里稍微停留,可一个个糟糕的情报传来让永恒之眼不得不下令继续撤退。

布列塔尼亚人四处出击,东边伯希蒙德第三军已经击溃佐恩城上游的色孽冠军斯提卡军,而在西边,劳恩的第一军也收复了斯科菲尔德城堡,恐虐神选斯卡尔-血怒再次重伤,他的军队直接出海逃往诺斯卡了,局势正在变得越来越糟糕。

包围圈正在逐渐缩紧,更要命的是骑士王莱恩和帝国女爵艾米莉亚的近卫军也在快速赶来。

然而奸奇神选对局势看得透彻却缺乏决断力,他犹豫不决地在佐恩城足足呆了五天,直到确认了他无法得到任何增援之后才下定决心撤退。

弗朗索瓦岂会放过这个机会?

就在混沌大军还在佐恩城的废墟中发呆的时候,老丈人的大军已经在基斯勒夫本地人的帮助之下沿着小路快速行军,更是在熟悉当地地理环境的基斯勒夫渔民协助之下找到了一个足够结实的被冰封的浅滩,绕到了哈尔的前面。

当混沌军队出发继续试图撤退到林斯克河北岸的时候,弗朗索瓦一万五千人的大军早已在对岸严阵以待。

林斯克河之战就此打响。

双方在齐膝深的大雪中大战了三天三夜,为了掩护奸奇神选的撤退,两队信仰鹰神的奸奇勇士、三队蛮族掠夺者冠军勇士、总共四百多骑混沌骑士和六百多骑蛮族掠夺者精英骑手和三个人皮狼战帮,包括臭名昭著的“野性之喉”战帮发起了自杀性的冲锋,强冲布列塔尼亚人的坚固阵线,最终几乎灭。

三天三夜之后,弗朗索瓦坚固的阵线被打开了一个口子,混沌残军拼死冲过了封锁线,朝着西北方向逃出,弗朗索瓦在最后时刻放弃了继续追赶,因为他和他的军队已经在大雪、低温和连续的作战中疲惫到了极点,饱受煎熬。

老丈人内心深处也不愿意死拼,他不希望布列塔尼亚军队承受太大的损失。

林斯克河之战双方都付出了不小的伤亡,弗朗索瓦军损失了两千多人,其中大部分人不是在战斗中阵亡,而是死于疾病和严寒。

混沌军队的损失更加巨大,当奸奇神选终于冲出了封锁线,逃入了格林沃德森林中时,原本六千多人的队伍只剩下了八百多人,而且损失了所有骑兵和大部分怪兽部队。

弗朗索瓦终于如愿取得了属于自己的荣耀。

四月上旬,弗朗索瓦的第二军和弗拉基米尔的军队抵达已经空无一人的厄伦格拉德,正式宣布这座城市被重新从混沌的手中夺回!

雄狮、独角兽和鸢尾花的纹章大旗,飘扬在了厄伦格拉德之上!